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当局在治理环境污染方面决心是果断的

发布时间:2019-02-26 18:02:5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当局在治理环境污染方面决心是果断的

谈经济新常态

我们“工具箱”里的

工具还比较多

新加坡《海峡时报》:中国政府已经将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期目标定在7%左右,表示想要实现一种新常态的经济增长,这种增长虽然速缓,但是质更优。我想了解的是,中国从这样的新常态中能够获得怎样的益处?这种新常态的增长对于中国、对于整个世界会有何影响?您对于新常态增长是怎么看的?您对中国坚持实现速缓但质优的新常态增长是否抱有信心?

李克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我们经济增速调整为今年预期增长7%左右,看起来增速是调低了,实际上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因为中国的经济总量增大了,已经超过了十万亿美元。如果按7%增长,那每年就要增加一个中等国家的经济规模。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我们能够注重质量、效益,促使中国经济由中低端向中高端升级,那就可以在较长时期保持中国经济中高速增长。我们实现现代化就有了坚实的基础,对世界也是巨大的贡献。

你的提问当中实际上表现了一种担心,刚才美国彭博社提问当中也问中国经济会不会继续放缓。我多次说过,在新常态下,我们会保持中国经济在合理区间运行。如果速度放缓影响了就业收入等,逼近合理区间的下限,我们会在稳定政策与稳定市场对中国长期预期的同时,加大定向调控的力度,来稳定当期市场的信心。我们这几年没有采取短期强刺激的政策,可以说运用政策的回旋余地还比较大,我们“工具箱”里的工具还比较多。

我希望你们对我后一段话的理解是“如果”。当然,我并不否认,中国经济面临着下行的压力,有多重风险,关键在于新常态下要在稳增长和调结构中间找到平衡点,这就使我想起中国人发明的围棋,讲究既要谋势,又要做活

当局在治理环境污染方面决心是果断的

,而做活需要“两只眼”。形象地讲,稳增长和调结构就是“两只眼”,做活了就可以谋大势,当然这需要眼光、耐力和勇气。我相信,大家同心协力,有能力保持中国经济的大盘、基本面持续向好。

谈创业

市场活力的激发

需要政府去清障搭台

《第一财经》:我们注意到您多次强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认为这是中国经济的新引擎。但是,也有人说,创业是老百姓自己的事,是市场的行为,那么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还要操这么大的心、用这么大的力呢?

李克强:谢谢你的好意,让我们少操心。但是不能不多操心啊,因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实际上是一种改革,这也是历史的启示。回想30多年前,正是因为承包制政策的实施,调动了亿万农民生产和经营的积极性,也因为允许人口流动,亿万农民工进城,创造了中国经济的奇迹。

我想起去年在我们推进简政放权、商事制度改革的时候,我去一个地方的企业登记场所,遇到一位已经退休的妇女。因为我们取消了注册资本的实缴制,她的热情来了,说要办一个婚庆公司,而且她说:“我知道这个地方办婚礼的老礼数,有些家庭希望这么办,我没有读过很多书,但这是我的核心竞争力。”我还到访过一些咖啡屋、众创空间,看到那里年轻人有许多奇思妙想,他们研发的产品可以说能够带动市场的需求。真是高手在民间啊,破茧就可以成蝶。

市场活力的激发需要政府去清障搭台,今年我们要继续在这方面做更多的事。要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实行“三证合一”,让服务业领域的一些企业注册登记别再那么费劲了。要为创业搭台,对企业特别是创业型小微企业,我们要更多地提供租金低廉的创业空间,给创业插上翅膀,还要通过政府引导资金来吸引更多的种子基金。同时,还要进一步减税降费,让这些企业轻装前进。

国家的繁荣在于人民创造力的发挥,经济的活力也来自就业、创业和消费的多样性。我们推动“双创”,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富起来,让更多的人实现人生价值。这有助于调整收入分配结构,促进社会公平,也会让更多的年轻人,尤其是贫困家庭的孩子有更多的上升通道。

谈环境保护

环保法的执行

不是“棉花棒”是“杀手锏”

美国《赫芬顿邮报》:中石化、中石油这两个央企一直在妨碍环保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尤其是汽油质量标准的确定和天然气的推行。您认为这两个央企真的在阻碍环保政策的落实吗?如果这样的话,中央政府会怎么冲破这种阻力?

李克强:我理解你刚才一连串的发问,问的是人们包括在座各位普遍关注的雾霾等环境污染这个焦点问题。可以说,政府在治理雾霾等环境污染方面决心是坚定的,也下了很大的气力,但取得的成效与人们的期待还有比较大的差距。我在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向雾霾等污染“宣战”,不达目的决不“停战”。

治理环境污染要抓住关键,今年的要害就是要严格执行新出台的环境保护法。对违法违规排放的企业,不论是什么样的企业,坚决依法追究,甚至要让那些偷排偷放的企业承受付不起的代价。对环保执法部门要加大支持力度,包括能力建设,不允许有对执法的干扰和法外施权。环保等执法部门也要敢于担当,承担。对工作不到位、工作不力的也要问责,渎职失职的要依法追究。环保法的执行不是“棉花棒”,是“杀手锏”。

当然,治理环境污染是一个系统工程。我前些天看到有个别媒体报道说,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关于雾霾等环境污染治理的表述放在比较靠后的位置。我想说明,今年报告有很大的变化,就是我们把节能减排的指标和主要经济社会发展指标排列在一起,放在了很靠前的位置。报告从调结构到提高油品生产和使用的质量等,都和治理雾霾等环境污染相关联,这是一个需要全社会人人有责的治理行动。当然,治理要有个过程,如果说人一时难以改变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但是可以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

谈人口政策

权衡利弊依照法律程序

适时调整完善人口政策

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规模和人口结构怎样与之相适应、相匹配?去年出台实施了“单独二孩”政策后,社会上又出现了要求全面放开二孩的声音,这在今年两会上也是一个热点话题。请问总理,全面放开二孩会是国家生育政策调整完善未来一个确定的方向吗?如果是的话,有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李克强:你谈到人口政策,去年我们已经开始实施“单独二孩”政策,现在正在推进,也正在进行全面的评估。我们会根据评估的结果,也考虑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结构变化的情况,权衡利弊,依照法律程序适时调整和完善人口政策。

谈中日关系

一个国家领导人应担负起

前人罪行带来的历史

日本《朝日》:今年是战后70周年,我想了解总理的历史观。另外到日本的中国游客现在有所增加,在日本购买很多东西,但是到中国的日本游客比以前减少,日本的对华投资也减少,您怎么分析这种现象?如何看待中国有关70周年的纪念活动,包括大阅兵给日本国民的对华感情带来的影响?

李克强: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不仅中国,世界上许多国家都要开展多种形式的纪念活动,目的是要牢记这一惨痛的历史悲剧,不让历史重演,维护二战胜利成果和战后国际秩序及一系列国际法,以维系人类持久和平。

当前,中日关系的确比较困难,根子还是在于对那场战争、对历史的认识,并能否始终保持正确的认识。坚持正确的历史观,就是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对于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来说,不仅要继承前人所创造的成就,也应该担负起前人罪行所带来的历史。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强加给中国人民的那场侵略战争,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最终日本民众也是受害者。在今年这样一个重要的时刻,我认为对中日关系既是检验,也是机遇。如果日本领导人正视历史,并且保持一贯,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就有新的契机,也自然会给中日经贸关系的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

谈金融风险

完全可以守住不发生

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

新华社:去年以来银行不良贷款在持续攀升,影子银行风险事件时有发生,同时一些地方陆续出现了还债高峰。一方面我们经济下行的压力在加大,另一方面金融风险也在累积。请问您对此怎么看?

李克强:刚才同时站起来两个人,你提了两个以上的问题,集中是在金融风险上。中国的确存在着个案性的金融风险,但是我们完全可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这是因为中国的经济还处于合理区间,而且我们的储蓄率比较高,地方政府性债务70%以上是投资性的,是有收益的,而且我们也正在规范债务平台,堵后门、开正门。就银行来说,资本充足率较高,拨备覆盖面也较广。虽然不良贷款也略有上升,但是在世界上仍处于比较低的水平。

这里我要表明,我们允许个案性金融风险的发生,按市场化的原则进行清算,这是为了防止道德风险,也能增强人们的风险意识。今年,我们就要出台存款保险制度,而且要进一步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降低企业的资金杠杆率,使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谈两岸经济合作

推动两岸经济合作

需“两个轮子”一起转

台湾无线卫星电视台(TVBS):去年在台湾发生的一些事情,影响到两岸经济合作的进程。在大陆经济结构调整、经济增速放缓的趋势下,在大陆的台商也遇到一些经营和发展上的困难。请问大陆在继续促进两岸经济合作过程中有什么策略,可以让台湾的企业家和台湾一般民众更优先而切实地感受到大陆发展的机遇?

李克强:两岸是一家人,是骨肉同胞。坚持“一个中国”、“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就会给两岸经济合作创造基础,扩大空间。对推动两岸经济合作来说,需要“两个轮子”一起转。一个轮子就是要加强两岸经贸合作的制度化建设,比如说像ECFA(《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后续协商。另一个轮子就是扩大相互开放。对大陆来说,尤其是要重视在大陆投资的台湾企业。

这里请你传递一个带有“定心丸”的消息,就是大陆将会继续维护台资企业和台商的合法权益,保持对他们的合理优惠政策。而且在对外开放中,我们会先一步对台湾开放,或者说对台湾开放的力度和深度会更大一些。我们欢迎台胞特别是年轻人到大陆来创业,并且愿意推动两岸人员交流,拉近两岸民众的心理距离。

谈通货紧缩

你说叫“输出者”

实际上我们是“被通缩”

韩国广播公司(KBS):近几个月中国CPI涨幅一直维持在1.5%左右,今年1月更是只有0.8%,我觉得中国已经进入通货紧缩,有一种说法说中国是全球通货紧缩的输出者,对韩国也有影响,对此您怎么看?

李克强:关于通货紧缩,国际上有多种解释,比较一致的就是说一个国家的物价总水平持续出现负增长。中国CPI或者说物价总水平1月份是正增长,2月份涨幅比1月份高,所以不能说中国已经出现了通货紧缩。

虽然中国现在的物价总水平比较低,但并不是中国向世界输出了通缩,你说叫“输出者”,实际上我们是“被通缩”。我给你举个例子,去年,我们进口了3.1亿吨原油、9.3亿吨铁矿石,量是增的,没有跌,但是价格下来了,主要是因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度下跌。对这种“被通缩”的问题,我们有应对,也有进一步的准备。当然,我们更希望世界经济能走出低迷,实现复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