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国家投资搞环保乡镇招商却引来污染大王

发布时间:2018-08-26 22:29: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国家投资搞环保乡镇招商却引来“污染大王”

湖南省涟源市金石镇出现了一件群众无法理解的怪事。一方面国家投资近百万元在该镇白潭村建设了国家安全饮水工程。另一方面,一个在别处屡屡碰壁的高污染锰矿企业也被镇里引进村,成了水源污染的心腹大患。

调查发现,金石镇的案例非个例。在新一轮产业梯度转移中,一些乡镇成为污染企业的主要流入地。尽管老百姓强烈反对,但项目背后往往有当地政府积极推动的身影。

国家安全饮水工程和“污染大王”相距不过千米

在湖南省涟源市金石镇白潭村,村民刘冬初告诉,去年以来,不少村民身上开始长满“毒痘痘”,村里一条小河的水草也变了颜色,池塘的鱼一年来几乎不生长。

村民们派了几个代表到娄底市疾病防控中心和娄底市中心医院检查。两家医疗机构都认为,村民们身上的“毒痘痘”与水质相关。

矛头指向2008年进驻村里的华宇矿业。这是一家以锰矿矿渣为主要原料的企业,主要产品包括碳酸锰、氧化锰、锰粉等。在现场看到,华宇矿业依托当地一家废弃水泥厂建设的简陋厂区里,矿渣堆得到处都是。厂区距最近的村民家不到100米。而生产造成的工业废水只经过简单的沉淀处理就排入了村里的池塘、稻田。更令人担忧的是,这家锰矿与国家安全饮水工程的直线距离不超过1000米。

白潭村村民告诉,就在锰矿厂区废水排放口,还有一个地下溶洞,直通地下水系。而金石镇设在白潭村的国家安全饮水工程,也是依靠当地一个纯天然的水潭水资源。

金石镇负责经营国家安全饮水工程一位姓曾的工作人员告诉,这个国家安全饮水工程,不仅负责金石镇的饮水,还负责向邻近的两个乡镇供水。目前国家已投入约145万元补助资金

国家投资搞环保乡镇招商却引来污染大王

让村民们感到“想不通”的是,“这个华宇矿业,在郴州、邵阳等地都办过厂,就是因严重污染环境被赶跑的。为什么还要引进来?”刘冬初说,金石镇及周边乡镇都没有锰矿,华宇矿业的原材料都得从外地运来。

老百姓普遍反对 乡镇政府积极扶持

“起初大伙都不知道到底是要建个什么厂。镇上要求村里支持时,只说不会影响村里环境。没想到现在却弄得村里不安宁。”白潭村村支书朱秋晚说。

这个厂2008年下半年开始试生产。但直到现在尚未取得环保部门核发的环保许可证。村民们多次向镇里反映,没有结果。随后又多次到涟源市环保局、娄底市有关部门上访,没有取得成效。

镇里的态度一度比较暧昧,直到近期才有所转变。镇长钟智军接受采访时表示,已请环保部门对地下水质进行检测。如果相关检测结果表明华宇矿业会危及国家安全饮水工程,就会关闭这家企业。村民们告诉,钟智军并不是“拍板”引进这家企业的镇领导。

采访发现,这样的案例并非个例。就在涟源市的另一个乡镇——七星街镇,两家平均年产煤不足4万吨的小煤矿,也因对当地环境造成巨大破坏引起群众强烈反对。这两家煤矿近几年每年缴纳约400万元税费,却导致临近12个村上千亩良田的水源被毁坏,大批农田抛荒,山塘干涸。

当地村民普遍认为,上千亩良田以及生态环境遭到的破坏,危及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这远不是煤矿交纳的数百万元能弥补的。但当地政府部门对利弊的判断显然出现偏差。

不能简单归因于“乡镇财政偏紧”

新一轮产业梯度转移中,乡镇逐渐进入其转移链条末端,污染遁往乡镇的趋势值得警惕。湖南省委的一份调研报告提出,从2003年开始,湖南省即拉开城区企业外迁乡镇的序幕,当年仅长沙市二环线以内就有300多家污染型企业需外迁。大量污染企业成为乡镇招商引资中的“座上宾”。

在采访中,无论是金石镇还是七星街镇的干部,都承认这样招商引资会对当地长远发展和老百姓带来不利影响。但他们亦普遍将症结归于乡镇财政紧张。镇党委副书记廖日雄介绍,七星街镇近年一直是借债运行,每年镇财政收入约600万元,支出超过800万元。

但调查发现,成因虽与财政状况有关,但并不能完全归咎于“财政偏紧论”。

“暴露了可持续发展、环保监督管理在乡镇的空白。”湖南省委党校教授王学杰认为,当前片面追求经济发展的政绩考核体系导致乡镇干部的“短视”,以及缺乏有效的约束、监督制度等原因,都是导致被城市淘汰的高污染、高能耗产业,得以在乡镇立足的推力。

“要有一个对决策、决策者的追责机制。”中南大学教授刘立平则一针见血地指出,强有力的问责机制缺位,导致了类似行政决策、招商引资中的不负现象。

标签: